有狐

一个疯子

圈名缁尘,也可以叫我四维,就是哆啦A梦的口袋。
入圈多脑洞大,不善言谈。

【全员向/高中设定】SMILE



某种程度上的年记
时间向前推一年
文笔渣,语死早
私设如山
人物属于时之歌OOC属于我
鬼知道我去年国庆出的脑洞为什么现在才写


1.
维鲁特在那一瞬间是想转身就走的。
站在宿舍门口的一瞬间。
站在宿舍门口看到成员表的一瞬间。
  
2.
宿舍3#619
舜·欧德文 二〈8〉
尽远·斯诺克 二 〈6〉
维鲁特·克洛诺 一 〈3〉
赛科尔·路普 一〈3〉
一张薄薄的纸,充分展示着缘分的伟大。
但维鲁特只想撕了它。
 
3.
“要不是知道这学校是不分年纪混宿,我真以为它是故意刁难新生。”
赛科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“维鲁特你怎么不进去?发什么呆呢?”
沉默的让开路,维鲁特如愿的听到一声叫喊。

4.
“卧槽!台球你怎么在这儿??!”
“我住一年的宿舍怎么不能在这儿了?”

5.
所以说我不进去啊。
维鲁特在心里吐槽,面上还是一脸淡然的走进了宿舍。
“好久不见,尽远。怎么不见舜?”
“舜是学生会长,去帮忙了。”
尽远坐在凳子上淡定的回答。
“下铺靠阳台的床位是我的,靠门是舜。上铺位置你们自己商量。”

6.
赛科尔毫不犹豫的就打开行李箱把褥子扔到了尽远上铺。
干脆利落。
尽远冷漠的注视着赛科尔的动作。
“尽远哥,你舍友到了吗?”
门口探进了一个脑袋。

7.
“两位好,我叫界海,也是今年的高一新生,”脑袋的主人在进屋后自我介绍:“班级也是三班。”
“那咱们还真是有缘啊,少年。要不要认个大哥以后我罩你?”
赛科尔风风火火的铺着床还不忘差个话。
“界海是政教处主任的学生。”尽远把手里的书翻了一页。
“啊?也没有啦,老师教的学生挺多的。”
“可上心的只有你一个。”

8.
诶?好像也的确是这样啊。
界海无力反驳。

9.
“其实我过来也是有事的,”界海挠了挠头:“阿黄来催我们快点。”
“我记得现在还没到饭点。”尽远面无表情。
对于那个一天到晚招惹是非的肥鸟,基本上没人喜欢。
“可是弥幽说她也饿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尽远沉默半晌才又开口:“弥幽是怎么告诉你的。”
“阿黄把老师的手机叼过来了。”
“……”

10.
在尽远和界海说话的功夫,赛科尔已经整好了他那和旁人相比少的可怜的行李。
所以当尽远提出“两位快点”的要求时,他非常积极的帮维鲁特整起了东西。
“快点儿,快点儿。直觉告诉我早弄完早吃饭。”
赛科尔边说边随意的放东西。
诶喂喂,你这样乱放真的没问题吗?
  
  
  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﹏
随意写的,诸位随便看吧。
欢迎纠错。
关于名字。
SMILE,微笑,维校,维尔哈伦学校
_(:з」∠)_

收到和君莫笑一样的帅本子了

上一星期课回家就能看的感觉真好_(:з」∠)_

手链是肖队的,一眼还以为是石不转_(:з」∠)_ 

以及字很好看

回家路上母上一直说跟书一起发过来的是个可破的小布包

Hello Kitty明明很可爱啊!!!!!!

抢了兔丁的草草很抱歉,已经和母上说了,她说晚上就补

和大人沟通真难_(:з」∠)_

本子很棒,棒的溢于言表●ω● 

插图也很霸气,帅疯我 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 

番外二开头的表情包请给我来一打(๑•̀ㅂ•́)و✧ 

不小心把丑爪入镜了不要介意

语序混乱不要介意,语费尽力了_(:з」∠)_

最后表白蛇

 @蛇_微草堂掌柜大眼萌 

脑洞

脑洞而已   OOC


云轩不知在哪儿学了一首叫《李白》的歌

一天到晚的唱

弥幽和阿黄都听出了心理阴影

某次云轩又开启了洗脑循环后

已经了解李白是谁的弥幽叫住了他

“云轩哥哥……”

“弥幽怎么了?”

弥幽深吸一口气和阿黄一起说

“想喝酒直说,给你买。”





嗯……我有病,我滚去吃药